日子有点难过…

从老家回到镇上,已经累得不行了…
将这两天空余时间花在了那让人牵肠挂肚的家!熬了几乎两天的夜,头大的很…中午又灌了大量的酒,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处于什么状态…感觉已经撑过头了,因为现在的自己像位仙人,走路都轻飘飘的…在虚脱后再次虚脱…
早上,听着为别人奏响的哀乐,我竟近乎流泪…弄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了!
现在的爷爷好像个孩子,如此让人气又如此让人牵挂…尽量的在这有限的时间尽一点孝,花尽量多的时间陪着他老人家…
心里就想哭…
头发掉了好多,很稀疏!也无暇顾及…
突然又想起了好多…
觉得这一切真的都是宿命!

Top